• 故事:离婚时她嘴硬不要钱只要抚养权,5年后再遇前夫她后悔这决

  • 当前位置:祥霖门户网站|  情感| 故事:离婚时她嘴硬不要钱只要抚养权,5年后再遇前夫她后悔这决

故事:离婚时她嘴硬不要钱只要抚养权,5年后再遇前夫她后悔这决

离婚时她嘴硬不要钱只要抚养权,5年后再遇前夫她后悔这决定(上)果不其然,教师办公室里,赵琪正和罗霄站在里面呢。赵琪鼓着胸膛,乜了她一眼,没作声。赵琪任由母亲牵着出了办公室,满脸狐疑。赵琪又要冲上去,被

浏览次数:4027发布时间:2019-11-07 18:15:12

离婚后,她拒绝要钱,只想要监护权。她后悔五年后再次见到前夫的决定(第一部分)

果然,赵启正和罗晓正站在老师的办公室里。

“麻烦白素,你又给我添了什么麻烦?!”赵美娟愤怒地冲上去,戳了戳赵琪的头。

“赵琪妈妈,”李老师说,“等我说完。”

李老师说:“昨天刚下课,罗晓就来找我,说赵琪打了他。当我去教室问的时候,许多学生说他们吵架了。赵琪推了罗晓一下。我邀请了父母双方。”

“但是今天罗晓爸爸来找我,说罗晓昨天撒了谎。是他先挑起了赵琪,赵琪打败了他。”

赵美娟扬起眉毛,盯着赵琪。“真的是这样吗?”

赵琪哼了一声。

“我怎么告诉你,别人骂你说你,你就是不顶嘴,他爱干什么,你就得动手打人?我告诉过你凡事要有耐心。你怎么了,你给我添麻烦了!”

“嗯,梅娟,”站在一旁的罗经纬回答并说服了赵美娟,“在这件事上你对赵琪的看法真的错了。”

“打人是不对的。如果有人说了些什么,她会掉多少肉或者少掉多少头发?很久以前我就告诉过你,如果你后退一步,什么是解决不了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赵琪眼睛一瞪,委屈而固执,“你知道骂我!如果罗晓说我会忘记的...但他昨天说了你。”

赵美娟窃笑着看着罗晓。“他骂我干嘛?”

赵琪怒目圆睁,半天没憋出一句话来。

赵美娟又问,“你骂我干嘛?”

李小姐轻轻地停下来,“解决误会很好。”

赵美娟固执起来,把头转向赵琪。“让他说他喜欢什么。你为什么要和他打架?”

赵琪鼓着胸脯,杨帆看了她一眼,没有作声。

赵美娟非常愤怒。“你说什么?你受不了吗?”

“他说你没有人要它。他整天只在蔬菜市场卖猪。他说你马虎懦弱。怪不得我父亲和你离婚了!”赵琪眼里噙满泪水,声音颤抖。

赵美娟回头看着罗晓,他的表情已经默许了赵琪的言辞。不管罗晓说她邋遢、懦弱还是没用,她都不在乎,但她没想到只会给她带来麻烦的女儿会和别人一起保护她。

她用手擦了擦眼睛,挤出一丝微笑,“如果他喜欢,就让他说吧。来吧,赵琪,我们回家吧。”

赵琪让母亲带他走出办公室,满腹狐疑。

“梅娟。”罗经纬拉着罗晓再次追上来。“这孩子什么也不懂,全是胡说八道,你不把他当回事。”

赵美娟还没来得及回答,罗晓就喊道,“我在说什么?我已经看过几次了。她整天在蔬菜市场卖猪水。又脏又臭。上次她来给赵琪开家长会时,每个人都没看见她穿拖鞋。我妈妈和我坐在她旁边。我的鼻子闻到了她的味道。"

“再说一遍!”赵琪挣脱了母亲的束缚,用他所有的牙齿和爪子跳了起来。他打了罗晓的脸。“别再敢说我妈妈了,我会把你狗的嘴咬掉!”

罗晓捂住她流血的鼻子,突然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声,“你家真是个弱智,妈妈恶心,女儿打人,呸!”

“你竟敢这么说!”赵琪正要再次冲上去,这时赵美娟抓住了他的后衣领。

罗经纬擦着罗晓的鼻子,轻声斥责赵琪,“你妈妈怎么教你随便打人的?”

赵美娟把赵琪放在身后,对罗经纬说:“这孩子还年轻,玩得乱七八糟。你不能当真。如果有任何伤害,请到我这里来支付你的医疗费用。记住,我在蔬菜市场卖猪水。”

在回家的路上,赵美娟什么也没说。

赵琪坐在驴子的后座上,轻轻地把腕带系在腰间。“妈妈,对不起。”

赵美娟一只手握着方向,另一只手轻轻地放在赵琪的手上。手很粗糙,手掌已经被炒锅、勺子、脸盆、勺子磨出一层厚厚的老茧,像一片温暖干燥的树皮。

这双手玩得很开心。那时,父母没有离婚,母亲是家庭主妇。她用手给父亲缝纽扣和衣服,做美味的菜肴,打扫全家。

这种变化应该发生在她八岁的时候,而她父母之间的冷战已经爆发了一个多月。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父母之间会发生矛盾。她只记得母亲一再恳求父亲不要离婚。

然而,他的父亲已经下定决心。他说他不能忍受一辈子和一个没受过教育的乡下女人生活在一起。他说他妈妈没有情调,无聊透顶。

他想和优雅结婚。优雅与她母亲完全不同。她注重化妆、唱歌和跳舞,喜欢美食旅行。她可以像他期望的那样生活。

父母离婚后,她曾经怨恨母亲为什么要带着自己。她讨厌住在水污染的村庄里,蟑螂在没有空调的情况下到处跑。她秘密制定了自己的计划,打算在周末与父亲团聚时表达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的愿望。

然而,他的父亲沉浸在组建新家庭的快乐中,没有时间去关注她。这位“新妈妈”会对父亲彬彬有礼,但当父亲不在时,优雅会称她为“乡下人”,并说她像她的农村妈妈一样,不知道规矩,不讲卫生,没有礼貌。

慢慢地,她失去了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的愿望。她甚至觉得一直和母亲在一起很好。夏天没有空调,但是妈妈会坐在她的床和风扇前。冬天,没有热的时候,妈妈会把脚紧紧地抱在怀里。

只是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妈妈开了一家小餐馆,做得很好,赚了更多的钱。日子应该会变得更好,但是她觉得她和她妈妈没有像以前那样互相关心的味道。赵琪知道她妈妈工作很努力,但她也希望妈妈像以前一样陪她做作业,看电视,一起睡觉。

不幸的是,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想到这里,赵琪的心酸了,突然伏在赵美娟背上痛哭起来。

赵美娟拦住驴子,想下车看看他女儿的情况,但赵琪紧紧地拥抱着他,动弹不得。

“嗯,当你感到委屈的时候哭吧。”看到他不能移动他的女儿,赵美娟只是继续骑在驴上,一路往前开。

她也有自己的担忧。

当我第一次爱上罗经纬的时候,他是村里一所私立学校的老师。他戴着一副镜框眼镜,微笑着露出一排整齐美丽的牙齿。尽管家人反对,她还是坚持要和罗经纬结婚,并跟随他从西北山区来到这个小镇。

她陪着罗经纬走过低谷,看着他一步一步地从一名私人教师进入正式机构。他因为出色的教学被县高中挖走了。她和他一起经历了辞职和商业失败,并东山再起。如果不优雅,她也应该给罗经纬钱,在妻子面前给他洗衣服做饭,并且默默地支持他的家门前。

离婚后,她困惑不解,最终带着不屈不挠的精神带着女儿在这座城市扎根。有些诗歌和生活中遥远的地方不属于她。她是赵琪的父母。她的负担不言而喻。

如果那天她没有看到优雅眼神中的厌恶,如果她没有听到罗晓对他不友好的评论,或者如果她没有在镜子里看到她油腻、易怒和蓬头垢面的自我,赵美娟从来没有意识到生活已经把她变成了一个会为50美分而战的女人,一个会蘸口水数钱的餐馆女老板,还有赵琪嘴里的可怜母亲。

但是不管她变成什么样的人,那个曾经抱在怀里的小人总是以他自己的方式爱着她。赵美娟想,这就够了。

星期六中午,优雅降临到你身上。赵美娟蹲在水龙头下洗新买的猪蹄。

一双精致的小皮鞋跨过污水横流,停在她面前。她用涂有深红色指甲油的两个手指捏了捏鼻孔,低头看着赵美娟。

事情发生时,赵美娟放下他洗了一半的猪蹄,跟着高亚来到餐馆外面的小巷,问她:“有什么事吗?”

优雅从钱包里拿出一条方形围巾,盖住她的嘴和鼻子,然后她说,“赵琪打败了我家的罗晓,但我今天不是为此而来的。”

赵美娟没有说话。除了罗晓,她真的与优雅没有多少联系。

等了一会儿后,赵美娟仍然沉默不语。雅正不耐烦的说道:“既然你和罗经纬已经离婚了,现在他是我丈夫,你们两个能不能注意一下?”

两天前,罗经纬为罗晓道歉。他可能喝得太多了,拉着赵琪的手不停地说话,说了一会儿他对赵美娟有多抱歉,然后说优雅婚姻后的生活并不容易。与赵美娟相比,优雅就像花瓶。看着它没关系。如果你真的想生活,这远远不够。

罗经纬教我如何使用洗衣机,更不用说贫穷和矫情的问题了。他被迫成为琼瑶歌剧院的男主人。

罗经纬带着赵琪哭了起来:“小琪,看来你妈妈是最好的。你不想让你的父母住在一起吗?你告诉你妈妈,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过去,她可能被罗经纬的浪子所感动,但今天她不再是那个渴望爱情的农村女孩了。她不恨罗经纬,但她再也不会和他住在一起了。

见赵美娟不理,清雅大怒,“你假装什么,大晚上的,不是你故意使坏,罗经纬会来找你?”

赵美娟摊开手。“那天罗经纬来看我是因为赵琪袭击了罗晓。他来回不到半个小时,赵琪一路上都在。在此之前或之后,我们从未单独联系过。”

她看着从怨恨到失望再到无助的优雅表情,补充道:“信不信由你。”

歇斯底里的优雅无力地瘫倒在地,“罗经纬,一个骗子,答应我他会和外面的一个干净。他骗了我。”

赵美娟喘息着。事实证明,即使是他曾经握在手里的优雅也不能幸免。

那个在她眼前哭泣的女人非常像她刚刚离婚时的自己。她年轻,以前不懂。她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她为他哭泣,为他微笑,并将他视为世界的中心。然而,她一夜之间并不认识白云和苍白的狗。

然而,幸运的是,她以其邪恶的本性冲破了地面,像一朵不能被吹倒和践踏的野花。虽然很难,但也有花开的日子。这可能是离婚带来的最大收获。

赵美娟已经下定决心,她现在需要做的是迅速变得更强壮,无论是外表上还是内心上。她想成为女儿的榜样,并告诉她,尽管她仍然是一个年久失修的农村妇女,但她一直在努力成为一个她可以引以为豪的母亲。(书名:离婚后,作者:触摸茶。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 天津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