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跟总裁契约婚姻蒙过长辈,如今期限已到,他却不认账了

  • 当前位置:祥霖门户网站|  情感| 故事:跟总裁契约婚姻蒙过长辈,如今期限已到,他却不认账了

故事:跟总裁契约婚姻蒙过长辈,如今期限已到,他却不认账了

然而,碰巧他迷上了一辆劳斯莱斯,它仍然是最俗气和华而不实的紫色,大概超过1000万辆。谢一宁眼睛一亮,慢慢地说,听说他不着急,看起来很谦虚。跟随谢一宁的目光,赵关琦也注意到了这个女人。从童年到成年,她

浏览次数:3765发布时间:2019-11-02 12:49:01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浅桃花

挤进

虽然她擅长写作,但用果酱写作并不容易。“生日快乐”这四个字是歪的,这与她一贯精明果断的形象大相径庭。

蛋糕店的小女孩把蛋糕包装好,用漂亮的蝴蝶结系好,笑着对她说:“顾小姐做的草莓蛋糕一定是傅先生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事实上,除了蛋糕之外,她还为傅怀选择了精致的钻石袖扣——一种简单优雅的风格,这是她在商场里选择了很久的。

她没有问他想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因为她不想让他认为她已经花光了心思。她总是少说多做。

她想象着他戴着袖扣时的样子,这袖扣应该很好看。

回到家,她先把蛋糕放在冰箱里。刚刚关上冰箱门,傅淮回来了。她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回来。她请了半天假做蛋糕,沾有黄油和果酱的衣服没有换。幸运的是,他没有注意到,只是惊讶地说,“你今天很早就下班了。”

当她走到卧室时,她说,“你是先去接你妈妈还是先去酒店?当我换衣服的时候。”

“四处看看。”他有点犹豫地阻止了她。

她停下来,回头看着他。他和她一样,是一个不多说话的人,但他总能简单而全面地表达核心思想,“看看四周,要不你就别走,我妈妈她——”

她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当她无数次坐在谈判桌上时,除了微笑,没有其他情感。她很快打断了他,还简单地说,“好吧,我不去,没关系。”

傅淮的妈妈不喜欢她。

她刚结婚时,婆婆和媳妇的关系相当融洽,但后来她推迟了怀孕,去医院检查。这是她的问题,她不能生孩子。

傅怀的母亲的态度越来越差,要么强迫傅怀和她离婚,要么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激怒她,迫使她搬到自己的公寓。

傅怀和她一起搬到这里,这也许是她能坚持住的原因。虽然他不爱她,但他有资格做丈夫。

“看,看,看,你什么时候问得这么低?”她苦笑着低下头,一次吃一勺她亲手做的草莓蛋糕。有点酸,让她的眼睛酸胀的,有点甜腻的,让她的心很苦。

至于钻石袖扣,她在第二天上班的路上给了环卫阿姨。

这是她和傅怀的婚姻,一段没有爱情的婚姻,因为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必须继续下去,尽管这很困难。

穿着袈裟、踩着布鞋、偶尔拿着一串檀香珠子强迫他的假和尚赵关琦,谢一宁认为他的坐骑应该是一匹完美的白马,或者更神秘的是,一把行走的剑。

同时,他的形象,即使步行,也很好。

然而,碰巧他迷上了一辆劳斯莱斯,它仍然是最俗气和华而不实的紫色,大概超过1000万辆。虽然谢一宁没有钱,也不需要钱当鬼,但赵关琦偷钱的时候,她的心在流血。

吃得最好,穿得最好,用得最好一直是赵关琦的人生信条。

劳斯莱斯在夜色中像紫色幻影一样疾驰。赵关琦很满意握着方向盘。他用眼角瞥了谢一宁一眼,表情阴沉。他生气地说,“开新车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在家里装死?”

谢一宁哼了一声:“害群之马!”

赵关琦说,“我带你和我坐在一起。”

“主人,我是鬼。虽然我在车里,但我不能把你柔软光滑的皮座椅套在我屁股上。”

提起这茬,谢一宁更加愤恨,“我不能喝酒柜里昂贵的皇家礼炮瓶,我不能睡卧室里价值10万元的进口席梦思,我也不能吃你经常吃的所有珍贵黑松露和鱼子酱……”

在她絮絮叨叨的抱怨中,赵关琦慢慢地把车停在路边,甩下他的大袖子,转身看着她。"谢一宁,你在暗示什么吗?"

谢一宁揉揉鼻子,抬头看着米色屋顶,“我有什么建议?师父,我觉得你有很大的魔力,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赵关琦眯起眼睛,谢一宁露出谄媚的笑容。

“我也做不到,”赵关琦慢慢说道。谢一宁眼睛一亮,慢慢地说,听说他不着急,看起来很谦虚。“但我不想这么做。”

“主人……”

谢一宁娇弱地叫了一声,正要拉赵关琦的袖子。赵关琦非常紧张,“别碰我。”

“嘿,嘿,嘿,嘿。”谢一宁阴险地笑着说,“我不能碰其他任何东西,我只能碰你,主人,所以我必须要碰你。”

正要跳起来,眼角瞥到马路对面梧桐树下蹲着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显然,这是一个迷人的白顾靖,但它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她的脸上充满了疲惫和悲伤,仰望无尽的天空似乎在仰望无尽的未来。

跟随谢一宁的目光,赵关琦也注意到了这个女人。他立刻一脸兴奋,“哇,她要自杀吗?有了新的生意……”

"她不会自杀。"谢一宁坚定地说,“我表哥一直很坚强。”

她是谢一宁的表妹。

谢一宁的表妹环顾四周。从童年到成年,她聪明独立,并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她是一个杰出的人,在学校和公司都有杰出的能力。

只有表哥敢跑到父亲谢昭面前大声问道:“谢佳缺钱吗?为什么阿宁年纪轻轻就必须成为临终关怀护士?”

尽管最终她无法改变父亲的想法,谢一宁还是想起了表妹的赡养。

是我表哥偷偷给了她钱。是我表哥鼓励她发泄不满。是我表哥告诉她如果有麻烦就来找她。

遗憾的是,谢一宁在这个世界上一直是一个懦夫和没有争议的气质,并且辜负了表妹的期望。

她的堂妹环顾四周,聪明、美丽、冷静、坚韧、受过高等教育且有能力。谢一宁一直觉得这样的表妹将来能和最好的男人一起过幸福的生活。

但是我表哥娶了傅淮。

傅淮是表哥的大学同学。虽然他在外貌和能力上与她相当,但他并不爱她。他总是冷着脸,即使在婚礼上,他也不笑。

谢一宁记得,她的表妹穿着白色婚纱,很随意地坐在大理石台阶上。钻戒在她纤细的手指上闪闪发光。她伸出手掌,笑着问谢一宁,“阿宁,好吗?”

虽然她在笑,谢一宁觉得她不太开心。

于是谢一宁问她,“表哥,既然你不开心,为什么要嫁给他?”

"有这么多客人,你可以看出我不高兴。"环顾四周,她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露出了忧郁的表情。“因为我欠傅怀一条命,他向我求婚,我不得不回答。”

傅怀在毕业旅行中曾在地震中救了包括顾湘在内的三个女孩。在当时被困的三个女孩中,顾湘受伤最严重。

如果傅淮没有不顾危险呆在外面,不时鼓励他们,并首先吸引救援部队,他就不可能在高烧和眼睛流血的情况下幸存下来。

因此,许多年后,当傅怀与她约好,并告诉她这个要求时,她没有理由拒绝。

他说,“我父亲病得很重,已经时日无多了。他想在闭上眼睛之前看到我成家。我不想让他带着遗憾离开,你能吗...帮我?你能吗...嫁给我?”

天性冷漠的傅怀是一个不了解学校风情的异性恋绝缘体。他没有女朋友,几乎没有女性朋友。

对于傅怀找她的帮助,在看了最初的惊喜之后,想想他的气质和交流,也松了口气。

她说,“好吧,我会帮你的。”

赵关琦懒洋洋地挑了挑眉毛:“假结婚?”

“这不是假婚姻。”谢一宁盯着远处的一瞥。表姐说她同意傅怀,因为傅怀是她的救星,也因为她快30岁了。尽管她事业有成,但别人认为她是一个年老的剩女。这家人非常忙。与其在相亲上浪费时间,她还不如和傅淮住在一起,向家人解释一下。”

结婚生子是父母认为生活中必要的阶段。如果对象是像傅淮这样的男人,我环顾四周,觉得即使他们之间没有爱,他们有高质量和高教育,他们也可以成为别人眼中的模范夫妻。

没有办法互相帮助,但是我们可以互相尊重,然后生个孩子,在普通人的眼里一步步过上正常的生活。

但是我没想到我的表弟是不会生育的。

“我一直认为表哥对付老太婆绰绰有余。即使她指着表哥的鼻子骂她,表哥也能平静地让她不抬头就走。每次她这么生气,都是那个老妇人。

但是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表哥很累很累...表哥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不屑与老太太一般争吵,但这种不容争辩的不吵的态度无形中也助长了老太太的傲慢,导致这种纠缠永无止境。"

谢一宁突然握紧拳头,双眼闪着坚定的光芒。“我想占有我的表哥,给那个老妇人一个好的教训,否则她会认为她有更多的权利。”

这时街上的神色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脸,深吸了一口气,又挂上了无可挑剔的笑容。一瞬间,她又恢复了坚强、平静的神色。

赵关琦耸耸肩。“你说得对,她不会自杀的。因此,她并不打算死,而且看起来莫林·莫目前也没有服用安眠药或任何无意识的行为。你不能把它附在她身上。”

谢一宁毫不畏惧地朝赵关琦眨了眨眼睛,一道彩虹般的屁浪扑面而来,“师傅,师傅,你能做任何事。”

赵关琦笑了笑,“虽然强制占有不是很道德,但我能做到。正好不合时宜,所以……”

“那又怎样?”

“从现在起,帮助你环顾四周或让你触摸到真正的东西,你只能选择一个。”赵关琦一脸坏脾气地给了她一个选择题。

谢一宁抽了口烟:“为什么我不能两样都选?两者之间没有必要的联系。”

“无论是强行占有还是让鬼魂从此可以触摸人类的东西,都是违反规则的。我不想同时做两件违法的事情。上面……”赵关琦指着天空严肃地说:“它会引起上面的注意。”

谢一宁撅着嘴无奈地说,“好吧,我带我表哥去。”

赵关琦扬起眉毛。"我看不出你有多棒。"

“表哥的生活不等于想法,自然是尽早改变。至于我……”谢一宁笑着看着赵关琦胸前的笑容,“我们还有更多时间。”

赵关琦的背很冷。突然,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像自己挖了一个坑...

半夜醒来,着魔的那一刻,属于表哥的记忆涌上心头,谢一宁坐在床上,脑海中不断闪烁的片段让她有片刻的失神。

在我们第一次结婚的周年纪念日,我们仍然期待着这场婚姻。我们建了一个客厅,在餐桌上放了鲜花和红酒,还有熟牛排。她不擅长做这些事情。热油溅到她的手背上,造成小水泡。

她打电话给傅怀,抑制住内心的一点紧张。她的语气和往常一样。“你今天加班吗?你会回来吃晚饭还是在外面吃?”

事实上,只要不加班,傅淮基本上都是回来吃饭的。如果他加班,他会提前通知她。因此,她知道他今天回来吃饭了。她只是有点不安,想确定一下。

傅怀的声音很低,他在电话那头说:“好吧,我回来吃晚饭。”

她回想起自己的嘴唇,微微一笑。她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本书,像所有的妻子一样,在灯光下等待忙碌的丈夫回来。

她等了很长时间,等待傅怀敷衍的电话。“环顾四周,我突然有事要做。不要等我。请先吃饭。”

手背上的小水泡似乎被施了魔法,像洪水一样疼痛。

她在那里坐了很长时间,最后吃了她的冷牛排,把另一块牛排倒进垃圾桶。

冷牛排和冷红酒像刀子一样切开了她的血肉。她蜷缩在被子里,痛得出汗。

起床吃止痛药的时候,突然听到傅淮回来的脚步声,她连忙躺下,闭着眼睛的睫毛抖动着。

脚步声在卧室门口停了一会儿,然后转向隔壁的卧室。

黑暗中,她睁开眼睛,苦笑着。

谢一宁突然意识到。

原来的表妹同意嫁给傅怀,不是因为他是她的救星,也不是因为他想向家人解释,而是因为她喜欢他。

她在地震中幸存下来,不是因为外面有人鼓励她生存,而是因为这个人就是她喜欢的傅淮。

谢一宁看到了她期待了七年的单恋,看到了她大学时代到处都是白衣少年的身影,看到了毕业后,她固执地守护着心中的身影,把所有追求者拒之门外。

这样一个骄傲的表妹,有着如此卑微的爱,如此卑微,即使这段婚姻没有爱,也会很幸福。

“怪不得,”她喃喃自语,“明明表哥有房子、有车和事业,明明离婚可以摆脱烦人的老太太,但一直忍了下来……”

这时,外面响起了门锁的钥匙声,在寂静的夜晚,水滴的声音格外清晰。

她很惊讶,然后想起按下密码的人应该是傅淮。她轻轻地走向客厅。傅淮打开角落里的壁灯,橙色的光倾泻而下。她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脸。

仍然是一张冷漠、无动于衷、不苟言笑的脸,高个子走到她面前,礼貌地说:“很抱歉吵醒你。”

他穿着一件白衬衫和一套薄西装。他还没来得及把它放在胳膊上,就举起了手,用成熟男人的姿态和他学生时代遗留下来的年轻感觉把脚踩了下去。这两种矛盾的风格在他身上完美融合。

他的确是个英俊的男人。

然而,她看他很不顺眼。

傅怀从来不知道,真正让表妹感到疲倦的不是婆婆没完没了的指责和无理取闹,而是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尽管她很骄傲,但她从未向他坦白过自己的想法。她只是用其他方式笨拙而机智地表达,但傅淮并不珍惜。

谢一宁读了表姐的回忆,没有好好地看傅淮一眼,冷冷地说:“你真的给我惹麻烦了。”

他很震惊,然后像绅士一样道歉:“对不起,我今天加班了。”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动了动嘴唇,最后什么也没说。

她回到房间睡觉,隐约听到他在浴室洗澡的声音。半睡半醒,鼻子闻到新鲜柠檬沐浴露的香味,一双有力的手臂轻轻抱住了她,背后,是一个滚烫宽阔的胸膛。

她突然醒了。

对我表哥来说,这场婚姻有太多的失望。然而,在这种不愉快的情况下,常常会有这样温暖的拥抱,一碗傅怀心血来潮为她煮的面条,还有一段安静平和的散步时间,尽管一路上无话可说。

为了这几块糖,我表弟吃了很多。

傅怀感觉到她的身体僵硬,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只是抱着你,我什么都不做,我知道这两天是你的生理时期。”

生理周期?她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好像没有。

她一骨碌坐起来,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你再睡一次。”即使他什么都不做,但是像这样抱着她,她也睡不着。

黑暗中她看不到傅怀的表情,只听到他微微急促的呼吸声。很久以后,他低沉的声音说:“你知道吗?”

结婚五年后,无论发生什么,我表哥总是默许傅怀睡觉。所以这次她的拒绝,虽然没有让傅怀怀疑她的身份,却让他觉得她知道了些什么。

谢一宁立刻警觉起来,这厮背着堂弟在外面有一个小三个孩子?

她压低了声音:“是的,我知道。”

傅怀打开灯,起身下床拿出公文包里的一份文件递给她。她的眼睛突然收缩了,这是离婚协议!

这时,她突然高兴起来,持有离婚协议的是她,而不是她的表妹。否则,表哥多难过啊。

因为傅淮提出离婚,是表哥最后的底线。

“事实上...你不必因为我救了你一次就妥协。我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不开心...我们都不开心……”傅怀的目光落在她手中薄薄的离婚文件上。“我们也应该分开。”

他去了第二间卧室。

谢一宁没有签字,尽管她想用一支笔代替她的表妹。从那以后,她又回到了带着傅淮大桥的桥上和路上。然而,这个协议对我表弟来说意义重大。我最好让我表弟签字。

“我着魔的表兄的来访似乎什么也没做就要结束了……”睡着前,谢一宁心不在焉地想,“不,我得和老太太打一架,明天就走,否则我表哥会遭受多年的欺负。”

朦胧中,手指触摸着粘稠的液体。她擦了擦床头柜上的灯,透过昏暗的灯光看到了自己深红色的血。

“啊——”谢一宁大声尖叫道。

听到傅怀的声音连忙冲进来,“看,看……”

傅淮是对的。这两天确实是我表哥的生理时期。我表哥的月经期不仅难以应付腹痛,而且第一天就出血,像是失血过多,所以我不得不离开家。

也是因为生理时期的问题,我表弟很难怀孕。我已经康复多年,但收效甚微。

换了几次卫生巾后,谢一宁根本坐不上厕所。傅怀看着他的老太太,并不尴尬。他倒了热水,带了止痛药进来。

这种止痛药不是我表哥经常吃的牌子,但我想傅淮不会伤害她。她没多想就接受了。

没多久,疼痛果然减轻了许多。

她弓着背坐在马桶上,看见傅怀把血淋淋的床单拿到阳台上洗,放入洗衣机脱水晾干。

他整理了主卧室的床,又放上干净的床单,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起一本杂志,漫不经心地看着它。

谢一宁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他又认识傅淮了。不仅是她,恐怕连表哥都想不到,傅怀会亲手洗血淋淋的床单,据说大多数男人都忌讳。

她提高嗓门喊道,“傅怀,先去睡觉。你对此无能为力。”

他淡淡地说:“没关系。反正天快亮了。如果你需要什么,可以打电话给我。”

“那么...让我们聊聊。太无聊了。”

他很惊讶。“聊天?”

“是的。”她歪着头,透过门缝看着他。“你刚才给我的止痛药不是我放在抽屉里的,是你自己吃的吗?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吃止痛药?”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没有吃,是吃了。”...当我们在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你在生理时期会胃痛。我在公文包里放了一盒止痛药,但是...它从未派上用场……”

因为我表哥在傅淮面前一直很坚强。骄傲的是,她从未告诉傅淮她受伤了,累了,难过了。

谢一宁若有所思地看着傅怀,一个可以帮妻子洗脏床单的男人,一个记得妻子生理周期并为妻子痛经保留止痛药的男人。他真的不喜欢他的表弟吗?

天亮时,我表哥的健康状况有所改善,她能够走出浴室。傅淮不仅煮小米粥,还温习了她表哥每天喝的中药。

棕色液体闻起来不错,但她几乎在入口处呕吐,满脸皱纹地喊道:“太苦了。”

“苦吗?”傅怀皱眉,“难道我热药的方式不对吗?我过去常常看到你吃药时看起来并不十分痛苦。”

她咬紧牙关,一饮而尽,挖了一勺白糖吃。过了一会儿,方舟子坚定地告诉他:“中药很苦。你过去认为它不苦,但我从来没有让你知道它是苦的。”

他看着她,赫斯疑惑地说,“那你现在怎么让我知道?”

她对他微笑,“因为我们要离婚了。”

他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掩盖了他眼睛的真实情感。他只看了看茶几下柔软的白色地毯,缓缓说道:“这段婚姻确实给了你很大的束缚。”

“你看起来很悲伤。”事实上,傅淮的情绪还不够好。她什么也没看见。她只是骗了他,开玩笑说,“你真的不想和我离婚吗?你喜欢我吗?”

他有可能不接受吗?(作品名称:心中的希望,作者:浅桃花。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甘肃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