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澜四起 吉利威马21亿索赔案庭审内外

  • 当前位置:祥霖门户网站|  财经| 波澜四起 吉利威马21亿索赔案庭审内外

波澜四起 吉利威马21亿索赔案庭审内外

此次被告方涉及威马汽车旗下4家子公司。据悉,此案相关诉讼标的额达21亿元,称得上迄今为止国内知识产权界诉讼金额最大的商业纠纷案。不过,由于该案为非公开审理,目前相关举证、辩诉的细节外界无从得知。而威马

浏览次数:2259发布时间:2019-10-22 12:48:13

温/时代财经·李·卓玲

吉利汽车照片来源:时代财经潘卓伦拍摄

9月17日,吉利向上海高等法院第二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威玛汽车侵犯商业秘密。这次被告涉及威尔玛汽车公司的四家子公司。据报道,本案涉及的诉讼金额达21亿元,是目前国内知识产权领域最大的商业纠纷案件。

然而,由于此案不对公众公开,相关证据和抗辩的细节目前尚不为外界所知。魏玛汽车集团公共关系部高级主任石凯丰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说,“这两天主要是证据质证和审判阶段。自从吉利上周向法院申请非公开审判,并且双方都签署了保密协议后,法院表示没有办法向外界披露任何事情。如果任何一方泄露此事,都将违反规定,并受到法院的惩罚。”

时代财经也就此采访了吉利。吉利控股集团公共关系和通信部部长宋赵桓告诉时代财经,“法院的判决为准,除此之外不会发表任何声明”。然而,他说不是吉利提出了闭门听证会。然而,威尔玛坚持认为不存在侵权行为,并支持举行公开听证会。审判前,“阴谋”一直在继续。

事实上,在开庭前夕,对该案有许多猜测和解释,吉利的证据和案件原因的许多版本也在流传。

最早的版本主要关注威尔玛的创始人和许多在吉利汽车公司工作的核心员工。

公共信息显示,威尔玛创始人沈晖是吉利控股集团的董事兼副总裁。马薇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徐焕新此前曾在沃尔沃主导新能源技术。魏玛联合创始人、品牌战略副总裁卢斌曾担任吉利销售副总经理。威尔玛首席财务官张然曾担任吉利执行董事。魏玛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杜立刚在收购沃尔沃时是吉利谈判团队的成员。

与此同时,据相关媒体报道,在吉利向上海高等法院提起的诉讼中,除了WMA的四家法人公司外,吉利还起诉了100多名自然人,包括WMA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晖和WMA联合创始人侯海静。

然后,在开庭前几天,这个案子迎来了一个新的阴谋。该案指出吉利gx7是从魏玛的第一个量产车型ex5复制而来的。吉利掌管gx7时,魏玛的主要负责人恰好掌管gx7。

据金融联盟本月13日报道,一位熟悉吉利诉威尔玛案的人士向他透露,吉利集团前副总裁、吉利成都制造基地总经理侯姓高管在2018年离开时随身携带了吉利suv gx7的所有信息。"侯氏高管和他的团队核心成员后来加入魏玛,开发了魏玛的第一款ex5车型."

“人才流动是非常正常的情况。吉利还拥有比亚迪、SAIC和其他汽车公司的许多人才。其他汽车公司必须起诉吉利吗?”石凯丰告诉时代财经。

关于ex5和gx7的区别,石凯丰认为两者是有区别的。以轴距为例,吉利gx7的轴距是2661毫米,而威尔玛ex5的轴距是2703毫米。“如果轴距和轴距涉及剽窃,如果gx7与比亚迪和丰田的相关数据相似,这是否意味着吉利也在抄袭?”

石凯丰进一步告诉时代财经,“从过去流传的相关证据来看,没有法律或事实依据。威尔玛没有犯任何侵权行为,所以我相信法院会对事实的真实性和证据对吉利的有效性做出公正的判决。”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潘卓伦在行业搜索列表中多次拍摄马薇

值得注意的是,从这个月开始,马薇已经多次出现在行业搜索名单上。从本月初的人事变动和组织结构调整到几天前的股权变动,再到借壳上市转让当天的侵权案件审理,马薇陷入了困境。

其中,马薇汽车技术集团有限公司大股东的变动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据悉,在原大股东马薇智足星科技(上海)有限公司退出马薇汽车后,苏州马薇智足星科技有限公司被增加为大股东,持有原大股东的100%。

根据眼部资料,马薇智辉旅游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沈晖。苏州马薇智星旅游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8月30日。虽然马薇智星旅游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持有100%的股份,但其法定代表人是周晨。

对此,有传言称,此次诉讼可能涉及法人变更和股东退股。石凯丰澄清说,股东变更实际上只是注册地的变更,从上海到苏州,仅此而已。"怎么可能有人想改变我们的股东,让威尔玛远离这场诉讼?"

此外,庭审当天,威尔玛也卷入借壳上市的传闻。据悉,仅上市三年的创业板公司大支科技于16日晚宣布,实际控制人蔡志华和股东刘红霞打算将16.68%的股权转让给湖南恒帕电力合伙(有限合伙)。交易完成后,恒帕电力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其实际控制人王磊也将成为大支科技新的实际控制人。

恒发电力背后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都与威尔玛关系密切。业内人士认为,威尔玛汽车可能成为创业板的第一个后门案例。

但石凯丰否认了这一传言,他告诉时代财经,马薇的个人股东参与了恒发电力公司的投资,这是高管的个人行为,政府没有对其进行评估。同时,恒发和马薇是完全独立的公司,马薇不参与整个恒发的正常运营。

至于ipo,他指出,d轮融资目前正以正常有序的方式进行,因此上市还有一段时间,目前还没有具体的ipo计划。“最近的骚乱与本案无关。主要目的是影响整个案件和舆论趋势。”石开封说。

"这场诉讼是件好事。"

事实上,吉利和威尔玛因侵权已经在法庭上待了将近一年。此前,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此案举行了两次闭门听证会,相关判决尚不知晓。然而,从吉利向上海高等法院提起的上诉来看,很明显,双方没有就此事达成一致。

此前,在采访本案相关律师时,时代财经了解到商业秘密侵权是所有知识产权侵权中最难的一种,商业秘密点的范围和确定是本案的难点之一。同时,如何确定此类案件的性质以及原告能否胜诉面临诸多问题,包括相关信息是否属于商业秘密、诉讼中受害者经济损失的认定、犯罪人非法所得的数额等。很难确定。

对此,高级知识产权专家涂松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表示同意,“如果是侵犯外观,不难看出谁可以先制作草图,对草图进行公证,然后再看相似性。如果涉及商业和技术秘密,知识产权就很难界定,涉及的事情也太多了。”

“根据诉讼的方向,在法院做出判决之前应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希望法院尽快推进整个审判和判决过程。”石凯丰告诉时代财经。

然而,石凯丰认为,无论谁赢谁输,这一诉讼对行业都是一件好事。“这表明中国品牌在智能电动汽车方面拥有核心研发能力和技术储备,因此他们可以在这一领域打官司。这也表明这个国家改变车道和超车是正确的。纯电力和智能可以帮助中国从一个汽车大国走向一个强大的国家。”

资料来源:时代财经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