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让啃老就弑父,藤校精英被判终身监禁,律师曾用精神病帮其脱罪

  • 当前位置:祥霖门户网站|  社会| 不让啃老就弑父,藤校精英被判终身监禁,律师曾用精神病帮其脱罪

不让啃老就弑父,藤校精英被判终身监禁,律师曾用精神病帮其脱罪

如今,已经被关押4年,看起来颇为憔悴的富二代被判终身监禁,律师用4年来证明他是精神病人,欲洗脱罪名的计划也就此失败。虽然小托马斯很快被警方拘捕,但他始终都拒不认罪。而他的律师在面对着充足的证据后,不得

浏览次数:4840发布时间:2019-10-19 18:47:13

有一个富爸爸并从常春藤联盟学校毕业是富家子弟的标准。然而,即使有许多普通人无法触及的优势,有些人也永远不知道如何满足。

曼哈顿的小托马斯·吉尔伯特是最明显的一个。当他发现他的父亲不允许他死时,他很难轻松地维持下去,他立即因为仇恨杀死了他的父亲,一枪结束了他的父亲。

现在,经过四年的监禁,相貌憔悴的富二代被判终身监禁。律师们用了四年时间证明他是一名精神病人,为他洗脱罪名的计划失败了。

小托马斯的父亲,老托马斯·吉尔伯特,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世界顶尖的私立大学。据报道,这所大学的综合实力甚至超过哈佛大学。

老托马斯年轻时是学校里的优秀运动员,对人总是谦虚有礼。后来,他成为“华尔街的支柱之一”。2011年,老托马斯(Thomas Sr)成立了wain Scott capital partners Hedge Fund,该基金资产2亿美元,专注于生物技术和医疗保健。

尽管老托马斯变得富有,但他仍然和蔼可亲。据他的邻居赫克托勒斯说,“他非常善良和温柔。每次我们一起乘电梯,他都主动向我打招呼。在他身上,我看不出富人的专横。”

然而,这样一个和蔼可亲的富人最终死在了他儿子小托马斯的枪口下,令人悲伤的是,他的儿子残忍地杀害了他的父亲,只是因为后者一再将他的零用钱从原来的每周1000美元(相当于7122元)削减到最后的300美元(相当于2137元)。

据报道,老托马斯没有吝惜他儿子的钱,尽管马托斯没有表现出克制和挥霍金钱。他只是希望用这种方法来促使他的儿子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很长一段时间,老托马斯希望他的儿子回到他辉煌的道路上。为此,他还把儿子托马斯·朱尼尔送到了东海岸的一所私立学校普林斯顿大学。然而,令老托马斯惊讶的是,他的儿子在这里没有获得任何有用的技能,即使他成功地“混合”了他的经济学学位。

在大学期间,小托马斯享受着酗酒和沉迷于黄金的奢侈,这导致他用数千美元的钞票“轰炸”他的父母。尽管他不满意,老托马斯还是愿意为他的儿子付钱,甚至为他租了一套高档公寓,让他独自居住,以获得他所要求的“空间”。

然而,对老托马斯来说,提供这些便利只是权宜之计。他只想确保他儿子的大学顺利进行。年轻的托马斯30岁时终于毕业,老托马斯决定通过“限制零花钱”迫使儿子为谋生而奋斗。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种激进的方法不仅没有发挥最初的作用,而且还激发了他的儿子杀死他的父亲。

2015年1月,小托马斯带着一个六个月前买的“玩具”——格洛克手枪——来到他父母在曼哈顿的公寓。他首先派母亲出去给自己买三明治和饮料,然后利用有限的时间和父亲单独在一起实施杀害父亲的计划。

小托马斯朝父亲头部开枪后,把手枪放在父亲的胸口,试图伪造自杀的痕迹。然后他匆匆回到自己的公寓。雪莱·吉尔伯特购物回来时,发现她30岁的妻子躺在血泊中,于是她拨打了911。

尽管年轻的托马斯很快被警方逮捕,但他仍然拒绝认罪。然而,他的律师不得不承认,他的当事人小托马斯(Thomas Jr .)在面对足够的证据后开枪打死了他的父亲,但他一直在尽力证明小托马斯患有精神疾病。

为此,律师找到了小托马斯的朋友,他们一个接一个地作证:“小托马斯确实拥有一切值得羡慕的东西:常春藤教育、豪华住宅、高端俱乐部的会员资格,但这些有什么用呢?他是个精神病患者!”

治疗师苏珊·埃文斯也证明:“小托马斯在枪击前的几年里一直被偏执的思维所困扰。我和其他几个精神病医生给他开了治疗精神疾病的药。也是因为这种疾病,他不能正常工作。”

然而,天堂是公平的,毕竟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克雷格·奥特纳(Craig Ortner)说:“也许他确实有精神疾病,但在犯罪时,他很清醒,没有做任何违背普通人正常思维的事情,所以他无法以精神疾病为由逃脱犯罪。”

事实上,从证据来看,小托马斯早就计划杀死他的父亲。他已经在互联网上搜索了很多次与“谋杀”有关的信息。犯罪当天,他有条不紊地带走了他的母亲,杀死了他的父亲,逃回了他的公寓。面对警察逮捕,他先是假装不在家,然后试图用枪自杀。这些有组织的行动不能证明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甚至他的母亲雪莱也一再坚持:“我的儿子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如果我们15年前带他去医院,这场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面对她儿子被判无期徒刑和30年后才能假释的判决,她的母亲雪莱非常不满,她不止一次向法官上诉要求减刑。

雪莱在最后一次演讲中说:“我希望把小托马斯送到我家附近的精神病院,这样我这个老人就可以经常看望我的儿子。”不幸的是,她的投标卡不起作用。

目前,雪莱打算为他的儿子讨回公道:“老托马斯会赞成我在天堂的行为。我们的儿子真的病了!”

俗话说,“慈爱的母亲常常打败儿子”,解释年轻的托马斯和他的母亲是不合适的吗?